观察国内企业抢食机器人千亿生意

2019-08-15 17:38:23 来源: 抚州信息港

  2009年6月10日下午,时任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来到唐山开诚电控设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诚集团),跟开诚集团董事长许开成说: 等你的研制成功了,每个煤矿至少要安装两台以上,这要作为安全生产的硬任务。

  许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采访时算了笔账,如果按全国共有3万个煤矿、每个煤矿应用2个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计算,这将是个规模近千亿元的市场。

  许开成对未来充满信心,他的目标是占据国内半壁江山的市场份额。他也清醒地意识到, 当然,也不是我们一家做。

  在唐山高新区,开诚集团如今是明星企业,是唐山高新区发展机器人产业的两家上亿规模企业中的一家。另一家是唐山开元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元集团),旗下有4家子公司在做相关业务。按照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机器人分类法,开诚集团和开元集团分属特种机器人和工业机器人两类。

  许涉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纯属偶然。许原本是开滦集团唐山矿机电科的一名技术工人,1998年 下海 创立了开诚集团前身唐山开诚电器有限公司(下称开诚电器),公司业务只是为矿山提供设备。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始涉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领域。

  早两年前,唐山市政府有意把唐山高新区打造成焊接机器人产业基地,在唐山高新区管委员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制定的《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机器人产业基地发展规划》(下称《发展规划》)把唐山发展机器人产业变成了白纸黑字。《发展规划》指出,到2015年,唐山高新区要完成产业投资100亿元,实现机器人产业年产值250亿元,建成中国有特色的 机器人产业基地 。

  许开成的乐观显得有些盲目。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松机器人)的 矿用井下机器人装置 早于开诚集团近一年获得专家鉴定,但随后就放弃了该项研究的产业化尝试。新松机器人副董事长、总裁曲道奎对本刊表示,这个机器人如果真正要有效用于井下矿难救援就必须攻克两个难题,一个是通过性,即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如何通过被堵死的巷道;另一个是通讯手段,下井后的机器人如何传回井下情况图像问题。

  对试图打造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唐山高新区来说,遇到的难题也并不少。开诚集团一位中层领导表示,人才问题是唐山高新区发展机器人产业的大难题。这里不像新松机器人有着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高贵的出身,具备高水平的科研人员并不会轻易选择来此工作。而多位当地相关人士亦表示,政府对于机器人发展并未有深刻清醒的认识是又一大难题。

  缘于矿难

  2006年6月份的一天,许要做矿用抢险探测机器人的想法明晰起来。和信息制造商罗克韦尔自动化有限公司邀请许前往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Baltimore)参观一个展览会。与许一同前往的还有其他9个人,他们都是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唯独许是民营企业老板。这让许一直引以为豪。

  许回忆说,这个展会他看到了一台机器人。站在机器人前,许沉思许久,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半年前的一起矿难。

懂球帝获千万级美元的B轮融资
2006年青岛种子轮企业
从AI到AIAI需发展必须有而非感觉好的产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