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山夜行 第13章-手机铃声

2019-10-13 10:56:55 来源: 抚州信息港

棺山夜行 第13章:铃声

顺着声音看了一眼,原来喊不好的是司机,只见这家伙眼睛盯着车窗外全身发抖。我顺着车窗往外看了一眼,着实吓我一跳,一个大黑影出现在车窗外,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黑熊。

“他奶奶的,快开车。”老嫖看着司机喊道。

司机嘴里答应着“嗯”双手却始终在发抖根本不会动了,我见状忙朝着司机的靠背踹了两脚,对着他大声喊道:“不想死,就快开车。”

这样司机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前开车,车速明显比白天快多了,我们也顾不得颠了,一直开出去很远,感到黑熊彻底追不上了,才停下来。

老嫖这一路上一直在埋怨我没有带枪,我一句也没有反驳他,而是把目光都放到了xiǎo狼身上,始终在观察xiǎo狼的表情,因为我现在不确定经过刚才这顿乱开,xiǎo狼是否还能找到进山的路。不过还好,xiǎo狼的表情很镇定,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这一夜我可苦逼了,因为没有带枪的缘故,被大家一致投票让我守夜,他们继续睡觉。有了刚才的黑熊事件,我还真是睡不着了,可看着别人睡觉也不甘心,只好把掏出来玩会游戏,可尼玛竟然没有信号,只好坚挺着到天亮了。

突然间,感觉身体晃晃悠悠的,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大亮了,车已经在路上了

,而且是在一条xiǎo型公路上。不过应该是一条老公路,因为车在路上行驶非常的颠簸。。

“我日的,你醒啦?你这夜守的自在啊。”

我看了一眼老嫖问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这是哪,怎么还有路了?”

“鬼才知道你什么时候睡的,我也不知道这是哪,走着走着就到这条路上来了,展昭説很快就要到了。”

听着老嫖説的马上就要到了,我立刻精神了起来,看着道路两旁的大山,感觉也没什么不同。大约又开了20分钟左右,顺着这条公路拐入到一座大山的后面,刚拐过去就看到前边有所不同。

路旁有一个木质的岗亭,不过已经散架了,上盖全都掉了下来,只有几块板子还立在那里。两侧的山间都是铁丝的围栏,上面已经爬满了草藤,可以看得出铁丝的围栏一直包裹到大山的后面。

到了大山脚下,出现了一个大铁门,铁门并没有关上。铁门里面的两侧有着两排泥土房,已经垮塌的不像样子了。中间是一条路直接通向防空洞的洞口,车可以直接开进防空洞里。

路过防空洞的洞口时,看到两侧的石壁上都有大型的门轴,看来这里原先是有门的,不过门扇已经不翼而飞了。

由于看到里面并不是笔直的,所以没有把车开进去,而是停在了洞口。原本我是想留一些吃的和水给司机,让他在这里等我们,可这家伙死活不干,非要和我们进去,説是自己不敢在外面,没办法只好带上他了。

刚进来时还显的很干燥,可没往里面走多远,气候就开始改变了,如果説外面的寒冷被定性为冬天,那么这里的温度可以和初夏相比,而且越往里面走湿度越大。

洞dǐng上倒挂着很多蝙蝠,不过这些蝙蝠很怪并不怕人,除了是手电直接照上去会飞,其余的都老实的在上面挂着。老嫖这家伙见司机胆xiǎo,告诉司机头dǐng上的都是吸血蝙蝠,吓的司机一愣一愣的。

往里面走不到50米的地方,洞壁的左侧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一部老式的话机和很多老式的电报线,不过并没有看见发报机,这里应该是兵工厂的通讯室。

过了通讯室,前面就出现了两条岔路,左右两侧各一条。两边的岔路都按有大铁门,不过靠右面这条路的大铁门是开着的,我看了xiǎo狼一眼,本想问他走哪条,话还没问出口,就发现xiǎo狼的脸色有问题。

看着xiǎo狼的脸色有些怪异,我连忙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xiǎo狼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看了一眼孟心蕊,孟心蕊对着他摇了摇头。xiǎo狼才转过身来,説道:“3年前,这里没有门。”

我和老嫖上去看了一下铁门的构造和材质,怎么看都像是四五十年的老门了,手碰到铁条上,掉下的铁锈都是成块的,原本大拇指粗的铁条已经风化腐蚀到比xiǎo手指还要细了,这尼玛怎么看都不像是新的。

“你好好想想,不会是咱们走错了吧,不是这个防空洞,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防空洞啊。”看着铁门老化的样子,我只能怀疑是不是xiǎo狼记错了。

xiǎo狼犹豫了一下,説道:“不会错的,就是这个防空洞。”

就在我和xiǎo狼説话的同时,老嫖走了进去,没过几秒中从里面拿出个锁头来,嘴里骂道:“他奶奶的,还真是个新的,你看这锁头,根本不是那个年代的,充其量也就是九几年的。”

説完把锁头撇了过来,我接住一看,还真是九十年代的推杆锁,和这门的年代根本不配套,这锁还是坏的,看坏处的茬口应该是近被撬开的。看样子倒像是大师兄他们破坏的,在我们前面来过的也只可能是大师兄了。

心説,这事有diǎn怪了,3年前xiǎo狼他们走以后,这里肯定又来了一拨人,而且还给这里按了铁门。这些人到底是谁呢?不应该是大师兄派人按的,如果是那么他们就不用撬门了,应该会有锁的钥匙才对。

心里还在疑惑,老嫖就在里面用手电照着我喊道:“走啦,你xiǎo子想什么呢?”

听见他喊我才反应过来,身边已经没人了,都走进去了。往里走不到100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超大的空间,足有人民大会堂那么大,真的很惊讶当年开凿防空洞的都是些什么人,竟然这么大的空间里,没有一根柱子。

看样子倒还真像是个兵工厂,不过已经没有任何设备了,只有是靠在墙边还有几个破旧的木头箱子。正当我们继续往里走时,忽然间谁的响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老嫖和司机,因为xiǎo狼和孟心蕊身上根本没有。老嫖看着我説:“我日的,你看我干什么,我这两天又没买。”

司机在一旁也连连摇头説:“我的在车里,是你的吧。”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了我,我掏出一看,根本不是我的,而且我的还处在无信号的状态。

我刚要摇头示意不是我的,老嫖的脸色已经变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不是我的在响了。

快更新,阅读请。

北京看妇科病专业的妇科医院
长沙盆腔炎费用要多少
黑龙江男性阳痿去哪个医院治疗
南京医院哪家治阳痿好
天津哪家医院早泄治得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