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移动社群来了

2019-05-14 19:03:14 来源: 抚州信息港

8月6日消息,在本日的腾讯移动社群大会上,财经专栏作家吴晓波表示,作为运营者,要确定一个社群的价值观,乌合之众是没有价值的。他提出社群运营的三个办法:有态度的内容、圈层化互动、共享中互利。

,有态度的内容指内容必须有价值,才能把人聚合在一起的,人不是因为认识在一起,而是因为兴趣、由于认同感才在一起的;第二,圈层化互动,如果这个社群还是在空中,很容易变成泡沫就消失了,如果这个社群在地面,可以帮助一些人群,产生大规模的互动,才是真实的;第三,同享中互利,每个人在社群中是一个获利者,也是一个贡献者。通过同享和互利,让这个社群变得更加长久。

目前,吴晓波的公众号已经有超过91万读者,预计下个月会超过100万。90多万人里面有三个60%:60%是男生,关心财经的大部分是男生;60%是80后和90后,这让我很高兴,因为长期以来,我的读者是50、60、70为主的,大量的读者是这部份,有了公众号以后,年轻人逐步增加,变得更加活跃;60%的人集中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地区,北京和上海的订户就超过了9万多人。

随着用户数的增长,吴晓波意识到,作为乌合之众的社群是没有价值的,因此,他进一步对用户进行四个维度的价值定义。,公众号主要围绕商业或泛商业的东西;第二,用户都是个人主义者,崇尚自我奋斗,相信民主、相信自由、相信市场气力;第三,乐意奉献、同享;第四,是反对屌丝经济,屌丝不是一贫如洗,而是甘愿在社会的下层和边缘,并以此反对主流财富群体,这是堕落的表现,我觉得人一定要往上走,要有阳光的一面。

提出这四个价值后,每天有5六百人取消吴晓波公共号的关注,但是每天有两千多人增加关注。同时,用户内部基于各种属性形成了不同的组织,包括书友会、旅行小组等等。

在过去1年中,吴晓波进行了基于社群的四个实验:咖啡馆改造计划、巴九灵创业公益金、众筹拍纪录片、企业家培训。互联对像我这样一个特别传统的财经作家做的的改变是,我找到了我的读者,我的写作变得更加真实,读者之间又构成一个相互互动的关系。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很高兴来北京,刚才演讲的Dowson(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是2005年加入腾讯的,腾讯是2004年上市,那个时候腾讯还是以为主的公司,然后他来了以后做了一个产品叫空间。

我过去两年在写一本书叫做《腾讯传》,到现在还没有写完,太复杂了。现在,我得到一个福利,有一个5位数的号。

我觉得社群是互联送来的的服务。我们有了以后,人开始摆脱真实的身份、地域的局限,可以在虚拟的世界里面重新构建你的朋友圈,重新设定你的身份,重新建立你的社交关系和商业关系,我觉得这是这些互联公司在过去十几年里面带给中国一个的变化。

我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写作者, 1993年我开始成为一个财经类的专栏作家。长期以来,我有很多的读者,但是我从来不知道读者在哪里,我就给报纸写专栏,给杂志写专栏,给门户写专栏,然后每年写书,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我的读者在哪里,根本找不到他们。

去年我想了很长时间,我觉得如果我还要写作,我必须改变一个战场,到一个新的世界去写作。所以从去年5月份开始,我开始做自己的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我记得公众号的篇文章叫做《骑到新世界的背上》,我要告别原来的媒体生态,到一个新世界生态,但是新世界像一条恶龙一样,你不知道它会把你带到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会不会从龙背上摔下来,但是没有办法,必须进到这样一个世界里面去了。然后我的公众号逐渐逐渐增加,每天大概新增两千左右,现在应该是91万,下个月应该是过百万的数据。这是的变化,我找到了将近100万的读者,他们会经常跟我有互动,每天的文章发出来,在后台看到他们的反应,他们喜欢还是不喜欢,给我带来很大的快乐,虽然也给我带来很多的苦恼,他们可能要看我穿什么牌子的情趣内衣。

在这90多万的后台里面,一个让我很高兴的情况是,开始出现数据,我们开始用数据找到这些人在哪里,所谓的社群,现在是真实的。从后台看,这90多万人里面,有三个60%:60%是男生,关心财经的大部分是男生;第二个60%是80后和90后,这让我很高兴,因为长期以来,我的读者是50、60、70为主的,大量的读者是这部份,然后有了公众号以后,年轻人开始逐步增加了,变得更加活跃;第三个是60%的人集中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地区,像北京和上海,我的订户就超过了9万多人。

然后公众号开到300天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开始肯定我们这个社群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觉得蛮可怕的是:一个社群是乌合之众,大家不知道要干什么,不知道彼此是谁,你有怎么样的价值观,你认同怎么样的人和怎样的事情。如果大家很茫然地跑到一起,我觉得这个社群是没有价值的。所以到了第300天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认可商业之美,在这个公众号里面不会有别的东西,大部分是商业或泛商业的东西;第二个叫做崇尚自我奋斗,我们都是一些个人主义者,都是相信民主、相信自由、相信市场力量的人,相信自我奋斗的人,我们不相信任何的集团,不相信任何的政党;第三,我们乐意奉献、共享,我觉得互联就是一个共享经济,只有付出才能有得到,而且付出的快乐和得到的快乐是一样的;第四,我们叫做反对屌丝经济,写这句话的时候好纠结,我的团队跟我说,吴老师能不能不要写这句话,写这句话会得罪一堆人,我说还要写上去,因为我觉得中国要向上走,中国不能变成一个下流社会,所以我们要反对屌丝经济,屌丝不是一无所有,而是甘愿在社会的下层和边沿,并以此反对主流财富群体,这是腐化的表现,我觉得人一定要往上走,要有阳光的一面,所以我提出这个。

这些文字提出来之后,会造成每天会有人离开,每天有5六百人取消我们的关注,但是每天有两千多人增加关注。我觉得这个挺好的,渐渐大家变成价值取向比较认同的部分,在这个意义来说,所谓的社群才真正存在。

有了这部分人以后,我们就在想,这部分人到底在哪里,是否是真实的。然后就在这些年轻的订户们的推动下,突然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我20年的财经专栏写作中完全没有遇到过的一件事情:我们5月份开出了订阅号,6月份的时候,北京社科院的一个物理系博士给我们后台留言说,能不能到北京搞一场签售会,虽然后来那个签售会没搞成,但后来通过他发起这个事情,很多人就聚在一起,因而在这个博士的带领下,我们出现了个地面组织,叫做书友会,然后逐步逐渐开始增加。

书友会一开始就是在群里面的,群到了500人以后,我说不行了,500人在里面就很混乱,发言、发广告那些东西,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进来,我说要建立组织化。所以我们就开始在北京建立一个班委组织,然后我在上先找到了份给他们的东西《罗伯特议事法则》,就是大家要学会开会,每个地区的班委组建之后就是先学会怎么开会,然后选班长、班委,就开始这样做。到目前为止,全国有81个城市做了我们的书友会,有31个城市选了班委,北京有9个班委,他们组织各自的活动。

班级的人员组织,大部分是在群里面完成的,形成了一些很大的群,像北上广深、杭州等这些地方分别有四个两千人的社群,全国的群数大概有3万多个。其中像上海、广州、成都、杭州都是比较活跃的,上海是从去年8月份成立,到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到上海参加了书友会的活动,说你们弄了多少场活动,他们半年竟然弄了两百场活动,他们有10几个兴趣小组,建立了群,建立了群,他们有6个班委。到现在为止,十几个小组合并同类项,现在大的分成了五个小组,有创业的、理财的、户外的、旅行的、浏览的,今年做的活动应当超过300场,渐渐地他们变成一种自组织,由于吴晓波频道,这些陌生人聚在一起,然后他们通过群的方式,通过增值的关系粘连,这些关系又因为兴趣的不同,成立了兴趣小组,兴趣小组又把兴趣爱好导流到地下。北京有一个群学萨缪尔森经济学,连续两个月学习,他们都是自发组织的。

上海书友会有自己的定阅号,加了9万多的会员,他们自己做文章,建立小的社区。他们又开始跟一些商家合作,由于大家都是喜欢财经的人,财商都比较高一些,都比较相信商业的正当性,他们不排斥商业,他们会帮孟京辉卖戏票,帮文艺公司做推广活动等等,就变成了一个很有趣的群体。

前两天,我们马上过一百万粉丝了,我到群里面问了一下,我们有多少人因为参加频道而结婚了,大概知道有40多对了,谈恋爱的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当各个小组建立完以后,我们又在想,其实90多万人在空中还是一个虚拟的东西,各个层次有了社群以后,有没有可能把兴趣的孤岛买通呢?兴趣孤岛建成一个高速公路,这是今年过年以后我们的一个实习生提出来的,一个92年的实习生,他提出这个观念,他是参加运营组的,说从后台来看,各个城市都有旅游小组,旅行小组会各地跑,现在他们都在当地,沈阳是沈阳的,西安是西安的,南京是南京的,有没有可能建立一个大组?后来在这个实习生的提倡下,我们开始建立一个大组,叫做旅行大组,一开始是八个城市参与,他们都有小组。八个城市的小组长拉了一个群,开始选举大组长。

到现在为止,十几个城市的旅行小组今天都在一起了,因为它是实名制的,需要有推荐进来,这个人的身份非常真实,爱好更加确定,建立了群,有两千多人,然后他们开始自己搞活动,已做完两场活动,一场活动就是一个苏州的企业家,他有一个房车,在群里面召集30多个人,一起去青海,完成了一次青海的旅行活动。另一个是近跟一个旅行机构合作,我们拿到一个很低的价格,去泰国,我记得4晚还是五晚,六千多块钱,都是五星级酒店,我女儿都非常有兴趣去。这个群已经做好了,找了一个很帅的小伙子做导游,接下来要去土耳其和日本,这样开始玩起来。

当这些信息孤岛被打通以后,我觉得会变得越来越有趣,旅行大群今年年底会超过一万个左右,一万个喜欢旅游的人,会在这个组里面建立起来。

接下来会做理财大组,因为理财这个话题在公众号里面关注非常高。大家都很爱钱,很希望知道自己的财富怎么增加,所以我们今年下半年会成立理财大组。然后会成立创意大组,创意是现在中国热的话题,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创业,毕业以后三年创业者的失败率大概是97%,,但是我们频道里面有很多的60后、70后的成功企业家、创业者,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创业大组,把这些愿意创业的年轻人聚集起来,通过培训,通过点对点的辅导,能够帮助到他们。所以今年下半年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过去一年多里面做了很多社群运营的事情。我认为,大家都说互联是同享经济,但是我觉得互联在共享的主题下面,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子目录,叫做求援。互联的是,当我有什么困难的时候,我有什么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或者我有甚么愿景的时候,我能够通过互联的方式,在社群里面请大家帮助,这是互联伟大的事情,能够通过求援的方式,让社会的资源经过一次重新配置,而且人在付出的时候会很快乐,这是社群建立之前很难想象的事情。

过去一年我们做了蛮多的事情,举四个例子。

个,咖啡馆改造计划。我有一次去咖啡馆喝咖啡,我回来跟团队说,咖啡馆里面居然没有书架,能不能在咖啡馆里面放一些书架进去。我们在公众号里面说,,有没有人愿意提供书架给我们,第二,有没有愿意咖啡馆愿意让我们的书架进去,第三个,我们也没有书。我们就是乞丐。

亚马逊联系我们,说愿意提供亚马逊的KINDLE,提供几部。另外咖啡馆也满足我们,另外掌阅说我们提供书架,结果这个事情就搞定了。我们全国只做了一百家咖啡馆,我们只敢在有班委会的地方去做这个东西,没有班委会,没有人管理这个事情。这个就是去年的咖啡馆计划。

第二个,我们做了一个巴九灵创业公益金。我是从前年开始,把我每年写图书的版税捐出来的,每一年大概有一百万的收入。原来我是捐给人家的,捐给别人的慈善机构。有了公众号以后,我说我们能不能做自己的慈善活动,我们就做了一个创业公益金,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财经写作,包括我们自己办企业,我们对年轻人有贡献的是,我们能够告诉他们在创业的什么时候会犯常识性的错误,由于创业就像小孩子一样,你扶着他往前走,他的成功概率会高很多。

所以,去年开始,我把这部份费用拿出来切分成10份,帮助10个创业者,然后又在当地找两个企业家,每一个月抽出48个小时帮助到他。

第三个,我们做了一些众筹的事情。这个可能就比较多了,比如我们在过年的时候,我们要送给我们的用户一些礼物,问有没有企业愿意来提供的,然后我也不要你多,你每家只要50份就可以了,然后就有企业来提供。去年,我们还跟腾讯合作了电影票。

我拍了一部纪录片,叫做《我的诗篇》,写的是中国当前一个非常隐秘的一件事情,中国现在大概有超过一万个工友,他们在工地上、车间里面、在生产一线,他们是中国的诗人,他们在写诗歌。中国的诗人,在全部大学知识分子里面已死光了,只有真正的一线的工人、农民在写自己的诗歌。所以我拍了一个片子,叫做《我的诗篇》,在今年6月份的上海电影节里面得到了金爵奖。纪录片的进程当中,其实我们得到了很多的帮助,比如我们众筹了50多万资金进行拍摄,然后我们众筹帮助一个自杀的诗人出版了他一本诗集,我们做了很多跟互联有关的一些事情。

在上海得了奖以后,面临新的尴尬。中国几近所有的纪录片,无论你拍得多好,影院都不愿意接受,我们通过电影票运用找到一些城市的影院,跟那些影院谈完之后,我花八千块钱、一万块钱包下你的影院。我们在全国找了52家企业,现在包了80场电影,在长三角的浙江、江苏和上海,从下个月开始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放这些电影。我们会有一些社群,社群里面会有很多发布工作,如果你愿意到影院里面看这个电影的人,就可以跟你的朋友去看这个电影。

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中国的非常真实的一面,我们除一个《捉妖记》之外,我们还有一些工人在写诗歌。这是社群的实验。

上面讲的是比较大的群落,另外还有很小的一部分人是企业家。在我们社群里面有很多的企业家,他们会加入社群,但是他们从来不发言,由于他们都是50后、60后、70后为主的,他们不发言。怎样把这部分人抓取出来?因为我长期以来在全国做一些培训、讲课的工作,所以我就有一些学员,这部分学员,大部分人都是我们频道的一些定户,然后我们就建立一个学塾。现在有一个学塾群,一共有两千多人,两千多人里面,又把两千多人抓取出500个比较活跃的人,每100人成立一个班级,由班长建立起来,五个班级在群里面建立一个独立群,他们可以去学习、交流,乃至去搞投资等等的。这部分就是在一个更加理性的财富人群中建立一个群落。

所以这些是在过去一年多里面,互联对像我这样一个特别传统的财经作家做的的改变:找到了我的读者,然后我的写作变得更加真实,这些读者之间又形成一个相互互动的关系。

前两天,腾讯的人跟我说,也要做公众号,我说好,然后我说非常支持这件事情,我愿意做个吃螃蟹的人,因为是中国的一个集群,它非常年轻,可能比更加年轻、更加活跃,而且它的生态体系已经建立了十几年了,超过16年的一个生态体系建立,它的闭环可能会更加明显一点,乃至它在某种意义上的开放能力也更强一点,所以我们很愿意来做一个新的实验。

关于社群,我有三个体会,我觉得一个好的社群大概应该有哪些特征。我们的频道是新生儿,一岁多一点,14个月的新生儿,但是在这14个月里面,我们已看到了一些社群运营的办法。有三点是我们工作到今天可以跟大家分享的一些体会。

个,有态度的内容。好内容和坏内容很不容易区分,但是我们的内容必须有价值,这样才能把人聚合在一起的,人不是因为认识在一起,而是因为兴趣、因为认同感才在一起的。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写作的人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我喜欢甚么,反对什么,愿意跟甚么人在一起。Pony也讲过两句话,未来腾讯做的是用内容连接一切,而这中间就是态度,就是认同感,把大家聚合在一起。

第二个,圈层化互动。如果这个社群还是在空中,很容易变成泡沫就消失了,如果这个社群在地面,那就是很真实的,就跟谈恋爱一样,可以帮助创业者,社群可以产生大规模的互动。

第三个,共享中互利。每个人在社群中是一个获利者,也是一个贡献者。通过同享和互利,让这个社群变得更加长久。

互联正在改变中国的东西非常多,某种意义上这些改变刚刚开始,我们的商业关系在改变,我们的价值关系在改变,终究我们在互联当中真的会看到一个新的东西。

有什么治疗痛经的药物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月经过多喝什么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