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派】禾暖(小说)

2019-09-14 09:09:31 来源: 抚州信息港

次见到米禾的时候,他在画画,看不出在画什么,大片的色彩交错渲染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第二次见到米禾是放寒假的个周末,他在文具店买画板和颜料,看得出他挑颜料的时候很仔细,认真比对了很久才选了九种颜色。
子暖站在美术文具区的对面挑稿纸,纠结了半天也没选好。她一直用的稿纸都是妈妈从澳洲寄过来的,派克笔在上面写字非常顺畅漂亮,也不会透墨。可是这次的稿纸没有及时寄过来,杂志社的催稿电话每天一个,为了不耽搁出版时间,她不得不自己出来买。
“选左边那个。”身后一个声音说到,声音有些哑却很有磁性。
子暖拿了左侧的稿纸,回身看到一步外的米禾。男孩有些白净的面庞,高挺的鼻梁,眉目深邃,嘴唇抿成一线,他穿着白衬衫黑短裤,脚上笈着人字拖。
“你是作家?”米禾问。
“算不上,写手而已。”
“你的字漂亮吗?”
“还行。”
“我在画画。”
“嗯,知道。”
“一部小说的插图,还没动笔。”
“所以你来买颜料?”
“不,来遇见你。”
子暖付钱的手抖了一下,有些吃惊地望向米禾。下一刻却觉得自己被米禾戏弄了,因为米禾不等她吃惊完便拧着颜料离开了。

这次的纸张的确很好用,虽然不及之前用的那种,但是写字的那种感觉还是没变的。米禾不愧是艺术生,对纸张的先天性敏感远高于自己这个只会写文的废柴。子暖拖着腮,看了眼窗外阴沉的天,再写不出一个字。
转眼间,她从澳洲回国已有半年,独自一人住在偌大的城市里,假期连个可以聊天的人都没有。爷爷留下来的别墅,她钟爱的还是这个有落地窗的屋子,更多的时候她都坐在这间屋里写东西,一只笔一箱稿纸一台电脑便是全部的摆设。
她一直独来独往,班里极少有人愿意她打交道。之所以会关注到米禾,是因为她觉得米禾画画的时候非常吸引人。
子暖想起那天在文具店米禾说的话“不,来遇见你”,便在稿纸上写了下来。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跑出了屋子。
黑云渐沉,天色愈发暗了下来,一声炸雷后,大雨倾盆而下。

“子暖,你会记得,那副画。”
“子暖,即使什么都不剩下,我也依然爱你。”
“子暖,下辈子,让我来遇见你。”
“子暖……”
米禾平躺着,对着天花板上的画微微一笑。
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大片的色彩交错晕染,可是若是仔细看,便能找出一些非常细致的线条。线条绘的是一个长发少女,正是子暖的模样。

寒假结束后子暖也没有再见到米禾,班里都在传他要转学的事,不知道真假。子暖的稿子在开学当天被杂志社刊在了新一期的杂志上,她拿到了样刊。
下个月她的《禾暖》就可以出版了,编辑寄杂志样刊时顺便也送来了精装书的封面和插图样品。封面画师是她的御用,叫“蓦”。
这次的封面图让她一怔,又是色彩交错晕染的方法!她不由自主想到了米禾。
号码簿翻到蓦,子暖却在犹豫要不要打给他。她一次都没拨过这个号码,蓦的图她都很满意,从来没有必要给他打电话纠正。
终于,她按下了拨号键,随着电话里“滴——”的声音响起,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喂,子暖。”
“……”
“子暖?”
“……”
“知道你在听,没错,蓦就是米禾。”
子暖急忙挂了电话,坐在教室许久不说话。

午休时间,她在样刊的扉页上写“禾暖完结”。
沧浪
二零一五.正月末

P.S.今天太冷了,窝在被子里码个小短文,看不懂没关系,作为个渣渣只是开个脑洞自己乐呵一下。大家多留爪,春卷卷谢过【90°鞠躬】。

共 1 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子暖和米禾的相遇并不特殊,同学之谊,仅此而已,却被莫名的情愫所牵引,成就了《禾暖》这个的艺术作品。年轻的爱情透出的朦胧淡淡的,却很令人心醉。感谢春卷儿的分享,祝福你哦!【编辑:浸月星河】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脑血管性痴呆症吃什么药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