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维持戏剧创作做乞丐博客公开乞讨账目

2019-11-09 18:28:11 来源: 抚州信息港

男子为维持戏剧创作做乞丐 博客公开乞讨账目

“我给自己找到了一份正式职业——乞讨”,48岁的水边吧主人江南藜果说出这句话时一脸郑重。

暨南大学旁的“水边吧”是一个有15年历史、以排演实验戏剧诵读诗歌闻名本地文化圈的清吧。但现今,它正如主人江南藜果一样显出老态来。当晚本是诗会重启日子,但直到21时仍未有客人上门。为了戏剧的理想,江南藜果决定乞讨。

近日,在本地文化圈闻名的水边吧主人江南藜果在博客公开了乞讨职业的账目:12月4日夜间在广州话剧艺术中心首次乞讨,得款434.50元;12月6日,戏剧同好者主动捐献“香油钱”500元。

藜果说:“乞讨是为了能继续做戏,妻子静说要做走鬼赚钱支持我做戏,但我宁愿乞讨也不舍得妻子做走鬼。”

昔日鼎盛水边吧

本地爱好文艺的大学生、文化界人士慕名而来。那段日子可能是藜果开心的时间。

藜果开办水边吧初衷源于“玩票”的心态。1995年,他在广州单身一人,有时候觉得孤独,于是想到开个吧,给朋友提供一个聚会的场所。在朋友介绍下,1995年他在天河立交金穗大厦旁的沙河涌旁租了一间六七十平方米靠涌铺面,取名“水边吧”。

旧吧装修比现在暨大旁新吧“还要破烂”,“都是拿石牌村拆出来的旧砖头、旧木头搞的”。但因为藜果爱好戏剧、诗歌,很快吸引了同好者聚集,很快在城内文化圈闯出名头,“每月净利润有1万多元,在那时很厉害了”。

1998年,藜果为了更好排戏,特意在暨南花园买下一套首层住宅,共有100余平方米,新开了一家水边吧。前几年生意确实非常好,“吧里几乎天天满座”,不少本地爱好文艺的大学生、文化界人士慕名而来,满足“所有有表演欲望的客人”。那段日子可能是藜果开心的时间,他们排演出《皇帝》、《水边茶馆》、《三死者》、《孔乙己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创世纪》等一系列备受好评的实验戏剧,“这些戏一演就是十场”。

好景不长,2003年的非典给了“水边吧”致命一击。由于身体原因,藜果一度离开广州,水边吧在托管期间彻底落寞。去年藜果携眷回归广州,重开水边吧,但也难以挽回失落已久的人气。

现在,藜果付不起石牌村里的出租屋租金,不得不全家4口搬回水边吧的一个房内蜗居。

乞讨继续戏剧创作

他沉浸在其中痴迷不已,曾经试过一出戏连演十场,第九场时突发中风。

藜果并非完全不识时务,他直言,简便的方法是将不赚钱的水边吧关掉,直接将房出租,每月3千元租金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藜果放不下一直热爱的戏剧创作,从小学开始,他就对戏剧情有独钟,沉浸在其中痴迷不已,曾经试过一出戏连演十场,结果在第九场时突发中风。

“我现在真的需要一份职业”。他不是没有努力过,但“人家招聘都是只要35岁以下的”,他想到了乞讨。从上星期的12月4日开始,他开始实践这份职业,站他选择广州话剧艺术中心门口,在剧场门口摆出乞讨书、个人创作简历、募捐箱。印象深刻是一名女士说看过他演戏,并塞了一张一百元到“香油”箱里。

“乞讨本身也是一个社会表演作品”,藜果说自己对物质要求很低,对于未来也没有想太多,“看一步走一步吧。”他又看看孩子:“幸亏孩子还在义务教育阶段,用钱不多”。

江南藜果

实验戏剧爱好者,广州水边吧主人。1987年考入广州暨南大学系读研,毕业后在某媒体供职,1998年底在任上脱离报界;1989年下半年开始实验小说创作;1995年11月建立水边吧。

环保科技
电影
人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