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倾天地全文阅读

2019-06-25 15:18:39 来源: 抚州信息港

  话毕,在欧阳明日茫然的目光中,夏冰颜毫无征兆的转身,接着走人!正是出现的偶然,走得更是不拖泥带水!更别说云彩!  “喂……”欧阳明日心中大呼这剧情不一样啊!刚抬起手想要叫住对方,问句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可是夏冰颜走的特别快,眨眼就已经扎进茫茫人海里。  “说好的以身相许,互认姐弟呢?”此情此景,欧阳明日无言的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欲哭无泪!  “女人这种生物,翻脸果然是比翻书还快!老人不欺我也!”低头,接着摇头,欧阳明日心灵大受打击,默默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但走着走着,脑海中却总是觉得自己前世好像见过夏冰颜,而且不止一次!可就是想不起来哪见过!当真是你越急,它越不出现!  “不过,她怎么知道我用的是谭腿?”突然,一拍脑门,欧阳明日条件性的回头,可夏冰颜怎么可能在后头呢?  于是乎,自我安慰:“好吧,有缘千里来相会,哥相信,总有再见的一天!”  ……  另一方面,夏冰颜心绪不定的直接回家,一到家,随手把满手的袋子扔到沙发上,立马掏出一个款的粉色三星手机,给自家爷爷打了通电话。  嘟嘟嘟  “乖孙女,今天怎么想到给爷爷打电话?是有什么事要找爷爷帮忙?”电话那头的老人心情极为开心。  “哪有!没事人家就不能关心您吗!”夏冰颜撒了个娇,在老人的笑声中,认真的说道:“爷爷,今天我在街上遇到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叫欧阳明日,他用的是谭腿!”  “欧阳……谭腿……”两者之一,尤其是前者,姓欧阳的海了去,但联系在一起,意义就不一样了,老人沉默了片刻,一锤定音:“你立即回来一趟bwww.shukeba.com/b。”  “啊?我明天要上班!”夏冰颜有些意外。  “请假!”这一次,老人一脸严肃,答以不容置疑的两个字。  ……  晚上九点,欧阳明日终于看到爸爸的身影,但那张熟悉的脸庞,今天显得分外疲倦。  “爸,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犹豫了片刻,欧阳明日走进书房,担忧的询问。  欧阳逸枫抬头,欣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眼里透露出慈爱的光芒,接着柔和的说道:“没事,爸能解决,你只管学习就行,不过也别太累。”  “嗯。”  回到房间,欧阳明日心情不由得的十分烦闷,可无奈自己现在就算知道了爸爸的困境,也是什么忙都帮不上!  “能做的,就是考个好成绩!”于是乎,认真的翻开英语书,欧阳明日摆正心态,充分利用过目不忘的能力,开始蹂躏英语这个原本难以攻克的敌人!  周末的时光过得飞快,尤其是在疯狂的学习当中,当欧阳明日把文综三门、英语、语文该记得、背得全都一字不漏的印入脑海,时间又到了周日下午。  背好书包,欧阳明日回头冲着陈倩莲挥了挥手,道:“妈,我去学校了,爸晚上回来的话替我跟他说一声。”  “嗯,快去吧,在学校多吃点好的,不要怕贵。”此情此景经历过无数遍,但陈倩莲心里有些空空的,强自笑着挥手催赶欧阳明日。  “放心,一定会吃的白白胖胖的!”欧阳明日调皮的打了个趣,便步上去学校的道路。  ……  “哎,高三党真可怜,连周末都比别人少几个小时。”走在学生稀少的路上,看了一眼天上的刺眼的太阳,欧阳明日嘴上无比感叹,但实际上自己却是悠哉游哉,完全没有高三紧绷的感觉。  没办法,谁让咱强呢?  ……  慢吞吞的走到学校,大约是下午一点五十左右,校门口广场只有寥寥几个来去匆匆的身影,都是如欧阳明日一样的高三学生。  三年级一班的教室,当欧阳明日到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差不多都齐了,一个个都在埋头苦学,对于教室里多了一个人完全没有感觉。  嗯,一直以来,欧阳明日的存在感都很低。  不过有一人是例外,便是坐在讲台上代替老师监督大家的王子豪,对方在见到欧阳明日的时候,仿佛预知一样抬起头,给了一个戏谑的眼神。  咦?这是什么意思?脑子抽了?欧阳明日与之视线对碰,努了努嘴,做了个白痴的口型,接着在王子豪要发飙的脸色下又挑衅的的耸了耸肩头。  这里可是教室,大家都在学习,小动作可以,若是大响动,那就呵呵了!  随着欧阳明日无视王子豪,开始认真学习,一切又恢复原状。  可恶!欧阳明日,再过几天,有你跪着求我的时候!讲台上,王子豪用力的再度捏断笔杆,心底发出一声冷笑。  ……  滴答滴答!  宁静的夏日,马路上,却有一辆辆不停鸣叫的警车呼啸追击,前方是一辆改装过的黑色面包车。  这时候,一个警察头探出车窗,手里拿着个大喇叭,喊道:“前面的黑色面包车立即停下!现在投降可以争取宽大处理!立即停下!”  啪!  突然,一声枪响,不等警察的声音第二遍响起,一颗爆米花就打在喊话的警察所在的车盖上,顿时这个警擦惊出了一声冷汗,连忙缩回车里。  对讲机里  “A队已经封锁住前方道路。”  “B队已经驱散道路上的人群。”  ……  黑色面包车里,一个戴着黑色头罩的男子手里提着一把还冒着热气的冲锋枪,毫无疑问,刚才的一颗爆米花,正是他的佳作。  嘶!  打火机擦出一朵火花,点上一根烟,刚放进嘴里,男子闭上眼睛,双塞立马向内凹陷,一口气抽到底,烟灰一整条,如艺术品一样,接着男子睁眼,旋即烟灰随风散去,才吐出一圈圈烟云雾霾。  黑色面包车里,共有六个人,五个是头上戴黑色头罩的劫匪,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蜷缩在一角的是一个穿西装,戴领带的三十岁男子,俗称人质。  同时车里还放在四鼓鼓的麻袋,里面装着满满的人民币。这五人,是刚抢了银行!  后面的警笛响个不停,警车如影随形。  眼见怎么样也甩不掉对方,开车的男子,其手臂上纹着一头豹子,不安出声道:“龙哥,条子追得紧,前面的路恐怕不好跑!”  “妈的!条子再追,老子就一枪崩了这个家伙!”手臂上纹着黑熊的男子用枪头抵住人质的太阳穴,头罩下是一脸的狰狞!  滴答滴答!  瞬间西装男子全身发抖,被堵住的嘴巴呜呜呜,害怕之下,竟是裤裆一热,散发出一股尿骚味。  “废物!”黑熊本来就心里烦躁,闻到这味道,顿时眸子一瞪,一个十成功力的大耳光抽出去,瞬间车里多了一个猪头。  “啪啪!”  反光镜里看到一辆警车已经离自己不足十米,纹身是老虎的男子立马手伸到窗外,向天空连放两枪,色厉内荏的冲着警车吼道:“惹急了老子,鱼死网破!”  对方有人质在手,终究是顾及三分,这样一来,前方警车速度不得已放慢了一点,可实际上,四面八方,蜂拥的警车已经对黑色面包车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  “这次算兄弟们点背,出了意外,不过想抓咱们******熊蛇五个,痴人说梦!”掌舵者龙哥手掌如抚摸自己的情人一样从冲锋枪上划过,接着冰冷的问道:“蛇,离我们近的地方,哪里人多?”  一直没有开口的一个男子,眼镜蛇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只听其啪啪啪的不断敲击,一分钟后,快速答道:“前面个路口左拐一千米,有一所高校。”  “高校?!”龙哥露出头罩外的漆黑眼眸瞬间闪过冰冷的亮光,接着发号施令,道:“豹子。”  “得令!”  仅仅是一个名字,豹子立马心领神会,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接着油门瞬间加到底!扬起一屁股的沙尘!  后方  对讲机里,瞬间传出惊慌失措的话语。  “不好!报告总部,报告总部,对方改变路径,目的地极有可能是瓯北高校!”  “混蛋!A队立即拦截!同时立即通知瓯北高校,绝不能让对方闯进校园!”指挥部,警察局局长瞬间惊出一身冷汗!铁青着一张脸,立即风急火燎的赶赴前线!  ……  瓯北高校,整个校园本是处于安静的学习氛围中,可是突然之间,提前到校的学生一个个同时放下手中的笔,纷纷抬头望向窗外。  “这是枪声?”  一连串的枪响过后,校园先是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接着立马有人冲出教室,一探究竟!  欧阳明日本是在聚精会神的翻记英语词典,听到枪声,同样走出教室外,接着不禁心跳加速!  校门口,黑色面包车以火一般的速度冲来,沿路枪声接连,仗着装备优良,密密麻麻的子弹逼退一辆辆企图拦截的警车!  保安室里,两名保安看着这一幕,这会早就一个个惊出一身冷汗,胆气全失,连忙关紧保安室的门,躲在地上!指望他们拦截?白日做梦!  “龙哥,推拉门开的太小,开不进去。”离校门口还有十几米距离,豹子一皱眉头。  “全部下车!开始抓羊!”果决的嗓音,龙哥已经给冲锋枪装好子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  撕拉!  豹子急刹车,地面磨出一条长长的黑色轮胎印记,旋即,豹子、眼镜蛇、老虎、龙哥四人一手枪,一手麻袋麻袋,黑熊拖下西装男。  “这个怎么办?”瓮声瓮气,正是黑熊嗜血的盯着西装男。  呜呜呜!  瞬间,一边脸蛋红肿的西装男知道自己的生死关头终于到了!不断的翻腾哀求的看着五人,又不断摇头,又不断点头!如无头苍蝇一样!  “宰了,送给条子当礼物,省得他们以为咱们五个是活菩萨!不敢杀人哩!”龙哥话语冷酷,正在以冰冷的眸光扫向教学楼,顿时挤在走廊的一众高三党被看了个正着。  “开玩笑吧?大白天的,蒙面劫匪持枪闯入校园?”即便欧阳明日知道自己谭腿不俗,能空手挑他们五个,可奈不住人家有枪啊!  可前世没有发生过这回事啊!  “不合逻辑,假的吧?莫非是拍戏?”这时候,还有学生故作茫然乐观,安慰自己。  但旋即,乐观破灭!  啪!  黑熊开枪,声音惊飞无数鸟儿,子弹出膛,恐怖的冲击力下,一朵绚烂的血花从西装男的脑袋上绽放,殷红的鲜血,浸润地面!  “啊!杀人了!”  不知是哪个女生先尖叫了一声,接着尖叫声此起彼伏,高三的走廊,彻底爆炸了!  “跑啊!”  “真的杀人了啊!”  这时候,从办公室里冲出来的班主任们,同样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这会也是双腿打颤!但多年的人生阅历,总算让他们比学生沉稳一点。  劫匪们离教学楼的距离只有百米不到,众人还处于三楼,跑?以对方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只会引来恐怖的杀戮!  果不其然,******熊蛇五人冲着教学楼跑来,嗓门的老虎喊道:“全他娘的回到教室!谁敢乱跑,逮到一个,杀一个!”  滴答滴答滴答!  同时,警笛声越来越清晰,一辆辆警车漂移停下,继火力不足的普通警察后面,武装齐全的武警终于赶到!  走廊,年段长,也是一班的班主任,重要关头,陈大兵强自镇定,以平日的威慑力喊道:“全都回到自己班级,对方只是要人质,只要我们配合,不会胡乱杀人,镇定!”  听到这话,高三的其他班主任们也纷纷出声,一会的功夫,走廊空无一人,唯有教室门窗紧闭,窗帘捂的严严实实。  所有的学生全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个个冷汗直冒,全身哆嗦,隔一两秒就看一眼教室外。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却能听到脚步声!  这一刻,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在祈祷,祈祷劫匪不要把自己当成人质啊!  但是下一秒,欧阳明日的心脏突然停止了一拍,扭头看向大门!因为脚步声,到自己的教室外,突然停下了!  

白银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揭阳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天津治疗白癜风专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