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魔鬼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38:28 来源: 抚州信息港

我从来都没想过,人可以有瞬间的变化,就像是我,白天是穿着白大褂,穿梭在充满来苏水味道医院走廊上的天使,而每一个夜晚,我都会画上浓艳的妆容,来到这个物欲横流的夜总会,妖媚的身姿,诱惑的眼神,在这里,我又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看着被我挑逗的心猿意马的男人,我是满足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样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却让我感到新鲜与刺激。  (一)  次认识余光,是在全市先进工作者表彰会上,我作为医院的先进护士,去上台领那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奖杯。教育局局长余光,亲自给我发的奖杯。给我发奖杯的时候,他还给我说了一句悄悄话:“其实,你可以更好!”我微笑着点头,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在表扬我。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若雅护士,我们可以一起吃饭吗?我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一个局长能给我打电话,我想,我是诚惶诚恐的。  暧昧的灯光,暧昧的笑容,一切的气氛,都是显得那么暧昧。落座之后,余光似乎没提他的病情,只是简单的闲话家常,然后告诉我,如果我表现令他满意,我会更好的。那样的气氛,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想愤怒的给他一个耳光,可又怕得罪他这位顶头上司,我只能含蓄的告诉他,我有男朋友。而余光干脆直接说:“他能给你什么?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不知道我真的是利欲熏心,还是再也经受不住在这个大城市一直飘着的痛苦,鬼神差事,半推半就的随他走入了那个堂皇富丽的金丝笼!  (二)  就像是余光说的那样,我得到了该有的一切,两年之内,我做了护士长,护理部部长,副院长,虽然私底下有人议论,一个不到30岁的女人,为什么会升的这么快,各种揣测与非议,每天每天都充斥着我的耳膜。余光一周只能来我这里一次,白天,我在医院穿着白大褂,做一名让人尊重的天使,可是到了晚上,面对那个华丽的金丝笼,我就开始有莫名的恐惧,于是,我买了性感的晚装,撒上迪奥的香水,画一个浓烟的晚装,在夜总会里,寻找那份属于我的刺激。我要排遣寂寞,只有这样,我才感觉自己寂寞之后属于罂粟般的美丽。  那个周末,余光来的时候,月亮出奇的亮,在疯狂完之后,我就开始大吐苦水,余光搂着我一丝不挂的胴体,说:“宝贝,别去干了,我给你足够的生活费,你可以出去做做美容,健健身,只要自己快乐就好!”  坦白的说,余光对我是好的,好到什么样子,我无法形容。自从辞职之后,我就成了余光的专属二奶。每天大肆的挥霍着他的钱,以前不敢看的名牌,现在一下子可以卖四五套,看好的鞋子,一下子买七八双。我问过余光,他会在意吗?余光笑着说,能让我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其实我也知道,卫生局长,一个月的薪水不过3000块,而我每个月花的大概有2万多块,甚至还不止这些,而这些钱,应该是受贿的,说得好听一点就是“职务所得费”他高高在上,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我只是很担心,这种奢华的生活,会很快很快就会结束。  (三)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做了余光地下情人的第二年,余光东窗事发了,在他被隔离调查期间,我怕自己也毁于一旦,就悄悄打点行装离开了那个城市。在那个陌生的城市,我是颓废的,也是无助的!幸好,我的专业还是比较好找工作的,在那个城市的一家小医院,我把以前的获奖证书,以及毕业证放在院长面前的时候,院长允许我到这里来上班。我又是一个天使了。也许,远离了那段噩梦,我的人生会重新开始吧!  如果有一个帅气幽默的男人,在你颓废的时候靠近你,你会选择逃离吗?我想我不会,因为我太需要一双肩膀,让我依靠,让我休憩。子明就是在这个时候,闯入我的世界的。那个时候,我的那个男人,要离我而去。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甚至不能想象,他真的离开之后,我会怎样!  夜总会暧昧的灯光下,子明用他的右手手指掠过我的脖颈的时候,左手已经揽住了我的腰,他身上古龙水的香味,慢慢占据了我的鼻腔,我是喜欢这种味道的。子明在我耳边,对我说:“你很孤独?,一起喝一杯?”若是在平时,我会冷脸拒绝这种小丑般的男人,可在今夜,我没有拒绝,酒杯碰撞的那一刻,我分明应该看到了,我会和子明纠缠不清的感情。  那晚,我喝醉了,我对他放肆的笑,裸露的大腿,在慢慢的诱惑着他的神经,今晚,又是一个销魂的夜晚吧!跟着子明来到了他的家,昏睡中,我还在喃喃叫着余光的名字。那晚,子明在酒精的刺激下疯狂的要了我一遍又一遍,而我在半梦半醒的疯狂,一次又一次的呼喊着余光,余光,不曾停止,而子明,或许,要的只是一时的激情,他丝毫不在意,我叫的是谁,我的心里装的是谁。两个陌生的面孔,两尊陌生的躯体,我是喜欢这种感觉的,不需要刻意的伪装,不用违心谄媚的笑,说与不说,又有何区别?  天亮,太阳的光有些刺眼,睁开双眼,头还微微的痛,我不能等,我需要做那个高傲的天使。收拾好自己,把长发高高挽起,穿上衣服,趁着子明还没有醒来,看了看这个与我缠绵一夜的男子,竟然也是如此的俊朗,就像是画中的潘安,有一种不切现实的魅力。我喜欢这样的男人,可我却很清楚,他是不属于我的,甩了甩头,我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家,我不需要他知道我是谁,我更不想知道他是谁。从夜晚回到白天,好像是,一个今世和来生的轮回。告别黑暗,走出那道门,迎着太阳,我还是一名天使。  (四)  自从那晚醉酒做爱之后,我的身体,就开始频频出现问题,抗生素吃了一大把,却丝毫不管用。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知道的就是,自从那晚之后,我就再没去过夜总会,虽然很想去,但是身体真的很疲倦,也只能作罢。  前天,医院来了一个病号,据说初步诊断是艾滋。医院的小姐妹都很害怕,走过那道隔离门,我往后又退了退,透过玻璃,我看到了那个正在沉睡的艾滋患者。这张面孔,好像很熟悉,我想我应该在哪里见过,只是,我已经没有印象。对于夜晚的魔鬼,我想,过客是不留痕迹的,有些记忆,像是指甲,剪断了可以重生,就像我和余光,即便是不能相守,却一直未曾忘记过他。但是,夜晚的那些过客,连指甲的碎屑都算不上吧!余光,余光,那心底的痛,慢慢的侵润到周身的每个神经。  这个艾滋病患者来到医院,就掀起轩然大波,没有人愿意去为他打针,为他护理,就算是穿的里三层,外三层,他们也不愿意过去。虽然都知道,除了性,母婴,血液之外,在没有别的传染途径,可是,还是没人去。我去了,不是我不怕,而是我一直觉得,夜晚的魔鬼,没有思想,有的只是肮脏的灵魂,但是白天的天使,有的还是一颗属于女人柔软的心。他没有家人来看望他,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对他怜惜,是我喜欢那张面孔,还是喜欢那种陌生却微带熟悉的感觉。我选择了照顾他人生的时光。  进入那间病房,看着那张俊逸苍白的脸,我的心竟然有着微微的疼,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说不明白。给他扎针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手心里的那颗痣,有些熟悉,好像在我的记忆深处,在我曼妙的身体上走过的,有这颗痣的存在,但是,是什么时候,我忘记了。看着他的床头牌上的名字:子明。真的很熟悉。  走出那间病房,我一直在思忖,这个子明,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抓着头发,狠狠地想,希望能够想起一星半点。  夜总会,喝酒,喝醉,做爱,当手中的病例滑落的时候,我终于记起来了这个叫子明的男人是谁。一周前,我们曾经在一起,我们……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得了这种肮脏的病。我怕,我的生命就此凋零,余光,我的余光,我怎么和他说?  (三)  我冷着脸走进那间病房,关上门,用冷冷的眼神问到这个已经醒来的男人:“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这么做?”只见这个男人哈哈大笑,若雅啊若雅,你真是妄取了你的好名字,我早就知道,你晚上会在哪里,所以,我每天都会观察,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你颓废的坐在那里,我知道,你爱的那个男人不要你了,哈哈哈。  “你怎么知道那么详细?你怎么知道我失恋?你是谁,你究竟是谁?”我想,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甚至有点失控。  “我是谁?哈哈,我是余光的儿子,你没想到吧?我父亲在监狱自杀了,再翻看我父亲遗物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你的存在。因为你的介入,我父亲大肆受贿,贪污,落得个锒铛入狱,如果你真的对我父亲很好,你至少应该去安慰他一下吧?谁知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父亲前脚出事,你后脚就跑。我母亲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羞愤之下喝药自杀,我女友因为我父亲的问题,依然和我分手。一夜之间,我失去了所有,你毁了我的家,毁了我的前途,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你?我知道,你喜欢在夜总会猎艳,喜欢和很帅的男人疯狂的做爱,一夜情,然后什么不留就离开,所以,我去整容,我去找小姐,一个月之前,我被查出了有艾滋病,我曾经哭过,我的下半生,就这么没有了,我还年轻,我也想活。可是,想到我爸爸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妈妈临死前绝望的眼神,想起我要背着这份耻辱,过完我的后半生,我就不后悔了,我千辛万苦的打听你的下落,我要报复你,我要看着你生不如死,就像我现在,身边一个人没有,孤独的死去,我要用我的生命,叫你陪葬!”  我惊呆了,甚至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望着这个眼前和我一夜情的男人,我怎么也难想象,他是余光的儿子。我甚至没有力气去想,子明当初怀着怎样的心去整容,然后在那些肮脏的花柳巷里,和那些出卖身体赚钱的女人,日夜厮混,只为了要报复我犯下的错误。  当年进医院,我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有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对于刚踏入社会的我来讲,就像是一块散发着香味的提拉米苏,能做先进工作者,在这个城市站住脚,对于我来说,是多么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我也心甘情愿做他的地下情人。只是,已经有点岁数的余光,已经满足不了我,所以,我白天是天使,夜晚就变成了一个魔鬼,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余光的儿子为了报复我,竟然去整容,然后伺机靠近我。只因为,我和他父亲……  (四)  仓皇的逃离病房,来不及收拾自己的心情,我迅速的回到宿舍,甚至没有留下辞职信,就悄悄的离开了我刚刚进入的这家医院,我想,这是上天对我爱慕虚荣的惩罚,是我咎由自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我慢慢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回头看了一眼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有一滴泪从脸庞滑过,我不知道是留恋这个地方,还是为曾经的以前懊悔。  子明在住院两个周之后,就死了。听到他的死讯的时候,我的化验报告也出来了,阳性,这也就意味着,我和子明一样,很快就去往天堂。拿着这张化验单,我去了子明的墓前,在子明的墓前,我将那张化验单付之一炬,看着墓碑上那张俊朗的脸,我一边流泪一边说:“子明,你成功了,我和你一样,也得了这种脏病,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来告诉你,如果,人有来生,我会好好珍惜自己,我不会再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来得到自己想要的。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毁了这么多的生命,子明,对不起!”  也许,不久的时候,我也会像一颗流星陨落天际一样,走完自己的生命旅程,只是,我是载着懊悔与诅咒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是否可以进入天堂?这份孽恋,毁掉了一个家,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可这世间却真的没有后悔药可以卖。我曾经为自己是一名天使而自豪,就因为夜晚的迷离,而是我成为一名魔鬼,是我堕落,还是这一切是咎由自取? 共 44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时常过量饮酒会造成前列腺增生吗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痫病治疗重点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