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暴力慈善引关注被指湜传统恩赐观复活

2019-02-26 16:00:11 来源: 抚州信息港

陈光标作为毁誉参半的慈善家,近日被指暴力慈善引发各界争议,有人说陈光标语言软暴力,有人称陈光标的慈善观为传统恩赐观复活。是其行为还是语言引发暴力慈善论,他的慈善行为到底是中国慈善的进步还是倒退,各种评价莫衷一是,真如陈光标所说,中国慈善事业需要这样的暴力慈善来推动慈善事业的进步吗?

资料图

图据《南方都市报》

暴力慈善 还是语言暴力

在中国,首善陈光标也是因慈善而受到争议多的人。近日,陈光标在云南盈江地震灾区行善时,和受灾群众一起手举200元捐款合影的行为,受到诸多质疑,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将此称为暴力慈善。对此,陈光标回应称,中国目前的慈善还处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中国需要这样的暴力慈善,来推动整个社会的慈善进步。

陈光标的回应再次成为争议的热点,质疑者认为暴力慈善根本无益于慈善,支持者则认为诸多批评质疑之声更有语言暴力之嫌。

这就是陈光标引发争议的照片。针对慈善方式的质疑,他回应说,自己的行为是遵从了父亲低调做人高调行善的教诲,对于合影中的V字手势,他解释说,这是希望和信心的象征,并非炫耀。

困惑

慈善应该怎样做

慈善应该有怎样的做法?说陈光标的做法太过暴力,那和善的、温柔的慈善又该怎么做?

将暴力慈善放在法律制度的渐进过程中来解读,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启示。至少,这为日后出台的《慈善法》提供了一些条款上的商榷之处:捐款人,应该有那些权利和义务;被捐款人,又应该配合捐款人做些什么方面的付出。也只有用法律来规定好陈光标们的行为意识,并将被捐款人的尊严与价值得到尊重,我们的慈善事业才能取得进步。当务之急,应尽快出台我国的《慈善法》,过多地纠缠于陈光标的个人行为,基本对正题无解。

王传涛

传统恩赐观的复活

在暴力慈善的背后是仅仅把慈善当成了一种恩赐,而非一种权利。在现代慈善理念中,慈善是平等主体之间出于真诚友爱的情怀而做出的善举,接受帮助是弱者应得的基本权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暴力慈善或是传统恩赐观的复活,尽管有一定作用,但是其负面效应更大,如对个体尊严的伤害、权利的漠视等。

暴力慈善更有严重的施恩色彩,让村民举钱合影就是的说明。施恩是传统社会的个人恩赐行为,有浓厚的尊卑等级观念。施恩者首先就有高高在上的优越心理,并且是一种非专业化的慈善行为。所谓非专业化,是指捐助者对受助者进行直接捐助,没有通过中介组织,既不规范也没有制度保障。而现代慈善是平等给予,捐助人和受助者人格完全平等,捐助是以慈善组织为中介,捐助与受助相分离捐助人不知道那些人因他受助,而受助者也不知道是谁帮助了他。对比之下,陈光标的慈善行为被称作暴力慈善就不难理解了。

现代慈善文化中,捐助者把帮助弱势群体作为自己的社会,没有高人一等的施舍心理,超越了施舍与恩赐的狭隘思想,凸显了人本价值观和权利观。因为给予本身就是一种自由和幸福。因此,暴力慈善是与现代公民平等权利冲突慈善,是背离现代公益文化的慈善,同时背离了慈善是一种的理念。如此种种,难免让人诟病。

暴力慈善背离现代公益文化,是传统恩赐观的复活。这恰恰是陈光标的暴力慈善陷入争议的缘由所在。伤害个体尊严和权利的暴力慈善能走多远?这是一个问题。

朱四倍

别抹着慈善口红到处游荡

陈光标出了一道尴尬的慈善题。社会心理在陈光标身上一直表现出迷茫心境,一方面,公众不惮以的善意肯定一切慈善行为;另一方面,陈光标所作所为又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公众的道德认知。

批评家朱大可先生在《抹着文化口红游荡文坛》一文中,用文化口红来形容某些文学中带有向主流文化思想和市场的双重献媚的倾向。该种类似的文章被称为文化消费品,不是真正纯文学。现在看,在对陈光标式慈善争议中,就有着抹着口红、消费慈善的迹象。很多人不是出于对慈善的关注,不是为了真正推进慈善的发展,而是一味迎合传媒,故意制造话题,在挺或批中,让自己也走到舞台中央,实现利益目的。当争议走向此时,可以说:争议越多,公众越惑,慈善越伤。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慈善家,在社会多元的今天,不可能要求社会只有一种慈善方式。道德洁癖常能给人一种快感,但于道德本身来说,洁癖却常常高山仰止让人望而却步。慈善同样如此,目的一致的方向下,高调还是低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志在慈善,而不是以慈善为幌,行个人不可告人之目的。特别是在争议中,不能给慈善抹上口红,以此来点缀生活或者牟取私利。对于陈光标来说,需要高调慈善或者暴力慈善中,证明自己不是消费慈善;而对于旁议者来说,需要在争议中,证明自己只是观点之争而非意气、功利之争。当慈善一旦被用来消费以牟取功利,那么慈善无论以那一种方式出现,无论抹上那一种口红,都应为我们警惕,为我们抛弃。

消费慈善比暴力慈善更值得警惕,这里引用朱大可先生的书名相劝:无论是谁,千万别抹着慈善口红到处游荡。

毛建国

不该苛求慈善家

现在没人再议论陈光标的作秀了,转而又指责慈善家过于高调,又是什么暴力捐赠,令人不解的是,对于热心的慈善家,无条件把爱心奉献给受助的困难家庭,我们有什么理由来对慈善家的慈善方式斤斤计较呢?

能当起慈善家,背后必定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但是这种经济实力也是慈善家艰苦奋斗的结果,他可以捐赠,也完全可以留给后代子孙,更何况我们有很多比陈光标更有经济实力的企业家也正是这样做的,他们做人低调,甚至不敢暴露自己的财产,只要他们和他们的下一代不要太张扬,不要惹出事,就永远不会受到舆论的关注,如果包括陈光标在内的所有企业家都是如此,我们的社会还有什么温暖可言,人与人之间除了血缘关系就只剩下利益,正是因为有陈光标这样的高调慈善和曹德旺的苛刻慈善,才让我们看到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也才让我们看到中国的慈善事业还存在着许多亟待完善的地方。

慈善事业在我们国家起步很晚,就目前而言,国家还缺少一部规范慈善事业的法律法规,另一方面,我国幅员辽阔,是个气候和地质灾难多发的国家,经济发展也不均衡,不少家庭经济底子薄弱,一旦发生重大疾病及遭遇灾害,都急需得到救助,也期望我们有更多的商人和企业家投入慈善事业。在这种状况下,我们需要有更多有实力的商人和企业家来热心于慈善,而不是去对他们的慈善方式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朱永华

批评涉嫌语言暴力

什么是暴力慈善?希望工程发起人徐永光认为,如果以丧失受赠人的尊严来获得自己的某种满足,这是一种慈善的暴力行为。陈光标式慈善是不是暴力慈善,有发言权的是受赠人,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证明存在受赠人尊严丧失的情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或默认陈光标属于暴力慈善,显然很不靠谱。至于陈光标自称中国需要他这样的暴力慈善,我以为只是另一种意味的调侃。

客观地说,对于陈光标的举钱照,笔者的感觉也是很不舒服,那张照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人人必须手举红宝书的年代。然而,不舒服归不舒服,我们不能单纯以个人喜好去评价一位慈善家的行为,那样很容易失之偏颇。

陈光标也在调整自己,他并非无视百姓意见,他说:我是一个爱学习的人,我会考虑大家的意见,在高调做事的同时,也会考虑符合大家的口味。笔者以为,我们旁观者也应该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尊重陈光标的善举。你可以不喜欢陈光标的高调,但一定要学会尊重一位愿意拿钱来搞慈善的企业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慈善理念和意识上有所提高。

不喜欢陈光标者,恨不得陈光标赶紧退出慈善领域,在他们看来,陈光标这么搞,等于是把中国慈善这张白纸给弄脏了。笔者以为,这是一种典型的不尊重民间慈善的行为,这得有多大的傲慢和偏见,才会认为中国首善是在坏了慈善事业的事?

陈光标的行为并非真理一般,质疑不得、批评不得,但笔者希望,这种批评和质疑,应该在肯定陈光标善举的前提下,本着让善举更具人性化的目的进行。陈光标是在搞暴力慈善这很可能是一个伪命题,真命题在于,在对陈光标喧嚣的鼓噪中,我们是否远离了语言暴力,是否还没走出轻易给人扣帽子的俗套呢?我们的慈善理念是否得到了提高?

作者:五岳散亾

看到一张图片,有中国首善之称的陈光标站在每人手里都举着两张红彤彤人民币的一群人当中,笑得尊贵而自信,当时首先一个反应就是那句着名的词: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光标兄相貌端正、浓眉大眼,配上周围的钞票反光,实在是相得益彰。

陈光标先生对于他做慈善而招致某些质疑作出回应,其中谈到某位慈善基金高管评价他的慈善是一种暴力慈善,乃慈善的一种倒退,陈光标先生回应云:我觉得暴力慈善这个定位非常好。因为当前中国慈善事业的大发展必须要用大暴力去推动。用暴力慈善才能推动慈善事业大幅度地进步。

陈光标先生大约算是毁誉参半的慈善人物了,从其发家致富的手段到现在行善的钱从那里来,大道消息与小道消息纷纷扰扰,也不知道何者为真。但无论如何,那怕人家是从银行贷款里拿出钱去行善,毕竟那也是很难得的,银行贷款总是要还的嘛。只是陈先生自从汶川地震火速奔赴现场从而大名为天下所知之后,所作所为越发地高调与行为艺术,结果盛名当中未免也有了不少瑕疵。

说到这个新词儿暴力慈善,如果两边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话,大概就是鸡同鸭讲了,这是无法说服别人的。在下平日有时候也做点儿小小的公益活动,有件事是我印象挺深的,也是我自己反省过好多年的。

大概在7年前,我曾给北京的无家可归人士组织过一次募捐活动,由于是在冬天,大冷天儿的被冻得要死,自然脾气也就没那么好。更为不幸的是,这些人士为了早点拿到东西,就如同我们抢着上车一样拥过来。半是由于脾气的缘故、半是害怕成为哄抢,借着自己身高体壮的优势,用一阵怒吼震慑了群氓,大家乖乖排队领东西,我则有点儿自得地维持秩序,觉得颇有顾盼自雄的感觉,看来自己是做领导与公益事业的材料。

后来的几年里,我自己常被这个场景吓醒。倒不是怕当时自己控制不住场面,而是觉得当时自己那不叫做公益活动,基本算是某种施舍的行为,过于恶行恶相,已经远离了慈善与公益的基本伦理,那怕是效果更好,但缺乏了尊重与同情的底蕴,这种慈善真是不做也罢。可能有人会说,只要是对帮助对象有好处、秩序与效率达到了要求,这点儿事算什么呢?老话说恶花无善果,如果不是抱着对于每个人的尊重而从事公益与慈善,你所做的那怕再到位,也并非能够得到良好的效果。我们知道,无论是受灾也好、流浪也罢,必然有其不得已的原因。他们需要的有时候是重新生活下去的勇气,而这种勇气不会在歧视与施舍的目光中得到,也不会在每人两张红彤彤纸币的情况下就要举手高呼感谢当中得到。

所以,就我个人的经验以及反思来说,暴力慈善那怕是真如陈先生所说,能够大幅度推动中国社会的慈善行动,其后果也未必如何美妙,在这种暴力慈善的背后,其实受益人并未得到足够的尊重,只不过是延续着当年那种荒年施粥的基本社会伦理,而并未进化到用关爱与尊重去对待每一个人的意识层面上来。这种暴力慈善实际上是对于一个社会的软暴力,更多体现出了社会阶层较高的人士对于受益者的支配性,嘴脸那是相当不好看。表面上的慈善、实际上的心灵伤害就是这种软暴力的真相。

中铁顺丰推高铁生鲜专线构建高铁生鲜扶
成语中过午不食原来一直被误读
粽情一夏麦蒂米切尔中国行体验包粽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