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征文侵略者托生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23:12 来源: 抚州信息港

小野次郎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中国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今天也会身中数枪,他扔下了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屠刀,摇晃着身子倒下去,同时,只觉脖子间一凉,脑袋离开了身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野见一个拿着冥界令牌呲牙咧嘴的小鬼,把一根黑色的索链套在前边一个没有头颅的身子上,拉着就走,还一个劲的回头吆喝着:“头,跟上!”小野感到头发被採了起来,随着身子飘悠悠的追过去,还发现有许多熟悉的面孔从身边匆匆而过,他们都面无表情的像是陌路。  到了一个血红色的大门前,身子停住了,只见小鬼把令牌交给了门口一个满脸胡须的黑煞神手里,黑煞神一看,瞪起铃铛般的眼睛看着小野:“又是日本的?”小野次郎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黑煞神又问:“什么名字?多大了?”小野次郎面无表情地说:“小野次郎,三十三岁。”黑煞神左右看了看令牌,满脸疑惑的说:“不对呀,生死簿写着寿限是八十岁啊。”这时,旁边凑过来一个红脸的煞神说:“他寿命在日本是八十岁,但他到中国来沾血太多,屠寿了四十七年。”黑煞神一面点着头一面自由着:“这些日本人怎么了,凭着在家安稳日子不过,来中国屠寿。”他一看小野次郎还身首异处,就派身边的小鬼带着小野先去把头安上再来复命,小鬼拖着小野来到一个散发着腐臭味的屋里,四面墙壁像是人皮做成的。有些地方还滴着血水,小野觉得这里似曾有过印象。这时过来两个浑身长着毛的野鬼,把小野的头和身子用力定在一个平台上,先用锉状的东西把刀口的毛茬锉了又锉,等淌出鲜红的血时,他们拿出一盆浓浓的胶抹在两侧,然后用力对接上去,两个野鬼又拿起刀片在肚皮上刮了一层一层的皮,围着脖子贴了上去,用烙铁在肉皮上焊接起来。随着小野扯破喉咙的喊叫,一股油烟腾空而起。  感觉有无数的针在全身刺扎着,小野被小鬼拽了起来,又交给了黑煞神。黑煞神看了看小野的档案说:“哎呀,你还没成年就被军国主义思想洗了脑,脑子都坏的无药可救了,要想脱生,必须换中国人的脑子。”小野听了,挣扎着喊起来:“我不换,我要回日本。”黑煞神大笑起来:“哈哈……你哪里也回不去,到了这里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条是天堂,只有那些洁身自爱,没有一丝污点和血腥的人去;一条是地狱,是那些脑子臭了,心坏了,肠子烂了,血腥味太重不能脱生的人去,到了地狱将永不得脱生,那里常年有人间365种酷刑,地狱万种冥刑伺候着。想自生自灭都难;还有一条就是脱胎换骨,你很幸运,差一点没去地狱。你就好好地配合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吧。”小野听了,浑身哆嗦起来,点着还不太牢固的脑袋:“好好,我配合脱胎换骨。”  小野被带进一个掺杂着哭叫,呐喊,求救声的屋里,几个青面獠牙的小鬼迎过来,把小野结实实的固定在一个似乎柔软而又难松脱的地方,只见小鬼端着一个盘子走进来,里面放着几把锋利的刀子,他拿起刀子在小野头顶左划右划几下,把一个四方方的头盖拿了下来,紧接着,他用双手捧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稠东西,臭味扑鼻。差点把自己熏倒。小鬼又把貌似核桃仁样的东西放了进去,然后把头盖往上一拍,小野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甚至伸手去抓那摊黑东西吃。  黑煞神走了过来,显得不那么狰狞了,笑着说:“好了,以后不用费事用日语和你说话了。”小野幼稚模样的点了点头。黑煞神指了指前方说:“你看,前方是一个城市,一条江,一座桥,别看一眼能看到头,但距离很远,你只有用一天的时间过去那座桥,你就可以脱生了。但如果想退缩或超了一天,那你只有下地狱。”小野听完,就看到前边灯火通明,万紫千红。后边阴森幽灵,鬼哭狼嚎。他撒腿就朝那座城市跑去。  隐约间看到这座城市城门上写着:难京。虽然觉得这个名字很熟,但他求生的欲望让他继续往前跑,这时远处传来惊怜的求救声,他扭头一看惊呆了,只见自己的妻子被一群邪魔鬼祟围着,有撕扯她的衣服的,露出了白皙的皮肤,有啃噬她肉的,露出血红的口子。她一面挣扎一面喊着:“小野君,救我----”小野顿了顿,刚要扭头,只见后边有无数幽灵般的眼睛瞪着自己,他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跑。  “次郎,救我!”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他顺声望去,只见一群骷髅厉鬼用利刃般的爪子在抓扑着自己的父母,父母无力倒在血泊里,他似乎感到眼角有东西在蠕动,他用手挠了挠,继续往前跑。  终于跑到江边,这江水与众不同,竟是血红色,闪闪发着刺眼红光,像是满江的火焰。小野正愁如何过江,后边追来了那群厉鬼,他们围住了他说:“刚才那老两口说你的心好吃。”小野刚要争辩,厉鬼已经用爪子划开了他的胸膛,掏出了那颗跳得还很欢的心。他忍着剧痛,看着他们贪婪的吞噬着自己的心。没有了心,他似乎对过江也失去了信心,正绝望时,只见残害妻子的妖魔也追了过来,他们捧着一颗红得鲜艳的心放进了小野的胸腔,他们用爪子当针,用头发为线缝了起来:“那个女人说,你的心大大的坏了,求我们把她的心换给你。”不知怎么回事,小野听了竟也流出泪来。  小野望着遥远无际的江,岸边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他只好无可奈何的跳了下去,拼命的朝岸边游去,越游越感到江水温度升高起来,看到岸的时候,水温如开水般的烫起来,浑身蜕皮般的灼痛,此时后边水已经泛起滚热的浪头,他只有往前游。小野似乎闻到了煮肉的香味,伴着浑身刮皮般的痛楚。紧咬牙关,满口的牙也被咬掉。浑身的皮也脱净了,真的成了一团血糊糊肉嘎哒,像是脱了皮的狼。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把眼一闭,只听有人在身后喊了一声,他回头一看竟然到了岸边。  侥幸的爬上岸,看见前边的那座桥头写着“撸狗桥”。他想,很快就可以走过去了,可刚到桥头,就发现桥面的高度只有狗洞那么大的空间,必须爬才能过去,容不得考虑,他果断的趴下身子爬起来。他爬着,闻着一股硝烟味,呛得刺鼻;闻到一股血腥味,熏得想呕;他感到一股蒸烫,桥面像是鏊子一样煎烙着自己,他只好滚动着身子爬行,只听桥面吱啦吱啦的响着,身上冒着股股白烟,散发着烤肉味。  终于爬到桥头,他似乎看到远处有片绿绿的草原,好久没见过绿色了,他如饥似渴的想跑过去,可刚要站起来,腰却怎么也直不起来,只能保持着跪的姿态。这时传来黑煞神的声音:“你上世罪孽太重,需要来世赎罪,你就跪着去脱生吧!” 共 24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