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40:17 来源: 抚州信息港

盛夏的正午,骄阳似火。  沿村而过的柏油公路上升腾着一种滚滚热浪。行人极少。偶而会有一辆班车或者卡车呼啸而过。路边的丛林中,一位青年男子正躺在树阴下乘凉,一对不安分的眼球不时地会朝路面上那么一扫,继而便回过头来,一脸地垂头丧气。他叫狗子,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家中,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父亲是县里人劳局里的局长,在山后边开了一个金矿口。父亲原本把他安顿在金矿口,让他帮着料理一些矿上事务,怎奈从小贪玩成性的他实在是耐不住那个寂寞与束缚,一眨眼的功夫便溜之大吉,和那帮哥们儿喝酒闹事寻花问柳找乐子。父亲为了拴住他那颗不安分的心,帮他找了个漂亮的姑娘成了家。但好景不长,漂亮的姑娘就象餐桌上的一道菜,吃的时间长了也会觉得腻。  这天早上,10点起床。狗子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出了门,躺在这树丛下,看能否觅得一份令人神经亢奋的猎物,想不到这狗日的毒日头像是要把人烤焦一般。“日娘的!”狗子骂道。  “嘎、嘎、嘎……”高跟鞋叩击路面的声响就象一首动人心弦的乐章,穿过那正午的静寂和沉闷的热浪传到狗子的耳廓里。狗子一个激灵翻身而起,眼光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狗子笑了。  公路上绽放着一朵黑色的玫瑰,更令人赏心悦目的是那黑色玫瑰下面还有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一位穿着红色裙子的女郎搭着一柄黑色的遮阴伞款款而来。紧随着越走越近的步伐,女郎的容貌也逾加明显地映入狗子的眼睑,那弯弯的柳叶眉,流盼的丹凤眼,樱桃般的口唇,白玉般的牙齿,还有那身段,那轻盈的脚步……令狗子神往不及。要说这周围邻近好看的姑娘、媳妇都打狗子的眼里过过,可眼前的她就显得有些眼生了。狗子愈加兴奋,不成调地哼起《红楼梦》里的那两句戏文:“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去刚出岫……”唱完了便把那憋在嘴里好久的口水很有滋味的咽下了喉咙。  狗子纵身一跳,便挡住了女郎的去路。对于狗子的突然造就,女郎并不在意,绕了个弯依旧走自己的路。狗子那肯轻易地放过她,又一个健步挡在了女郎的前面。女郎还是一屑不顾的样子,依旧绕了个弯继续往前走。女郎的轻蔑让狗子有点恼火,但又不好意思发火。他暗下决心,不把她的来龙去脉弄清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况且,自己还真想和她发生点什么哩,这回狗子不再去拦截她,而是跟在女郎身后,随着高跟鞋那“嘎、嘎、嘎”的节奏向前走动着。  头顶的骄阳依旧向大地释放着炙热的能量。狗子出汗了,有点儿心烦。抬头瞧了一眼女郎头顶的那枚黑色遮阴伞,再瞅遮阴伞下面那朵含苞欲放的红玫瑰,狗子长喘一口气,又将缠在嘴里很久的一口唾液,随着喉头的一个滚动咽下了肚。  很快。也许是很慢。女郎下了公路,走向一个不大的山村。狗子跟在女郎的身后向山村走去。在一座豪华的小别墅前,女郎站住了脚,回头朝着狗子就那么嫣然一笑便进了别墅的门,紧接着便是“咣当”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就这样,狗子没有机会跟女郎说上一句话,女郎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他不能去敲人家的门,万一她有老公,抑或老公在家呢?狗子只能在这短暂的记忆里慢慢地回味着女郎如花的容颜,特别是女郎回过头来那莞尔一笑,让狗子有点飘飘然找不着北的样子。狗子往回走的时间,又特别注目了一眼这个有点陌生的小山村,从未见过的小别墅,小洋楼。眼前的这个小山村,狗子竟然叫不上它的名字。还有这小洋楼,狗子觉得眼生,又有点眼熟。突然间,他竟然想起来了,这小洋楼有点象人们为过世的人扎得那种纸房子。“呸呸呸……晦气!”狗子连连摆手,然后一步三回首,从刚才来的路上返回。  狗子在家里呆不住了。满脑海里都是那女郎的倩影,那高跟鞋敲在路面上“嘎、嘎、嘎”声响总在耳边回荡着。狗子寝食难安,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去村边的公路上,一边转悠一边重复着那两句戏文。那一天,狗子甚至顺着公路去重复天的路程,其结果不但没有那位女郎的影子,就连那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和那座豪华的小洋楼也无踪无影。狗子躺在屋里的席梦思上不吃不喝也不说一句话。家里人和村上人都说狗子一定是中了邪,怎么成天尽往公路上跑,逢人不说一句话,还总唱《红楼梦》里的那两句戏文?  好几天过去了。狗子原本胖乎乎的脸瘦了一大圈,体重也减少好几斤。狗子不相信一个大活人会从地球上消失,更不想相信自己会找不着她。狗子坚定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世界上只有想不到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重复着过去所走的路,重复着过去所唱的那两句戏文。  狗子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一天,狗子突发奇想,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呢?只知道白天去找,怎么就不知道晚上去找呢?到了晚上,那女郎她不在家里睡觉,还能上天入地不成?对,晚饭也不吃了,这就去找她。狗子重复着白天的旅程。  太阳落山了。一抹血染的云彩在西边的天空荡漾着,多象是女郎身上那耀眼的红裙子。狗子的心情好极了!随着天色的逐渐变暗,那位女郎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公路上,而且离狗子不远。狗子不知道她从哪儿来,也不想知道她从哪儿来。狗子在乎的是她来了,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和那天不同的是,女郎这会儿没有打伞,脚步儿的声响也不如那天那样响亮。但那姣美的姿态和表现出来不同非人的气质,配上黄昏这道风景,是一副优美绝伦的油彩画。  说来也怪,狗子跟在女郎的后面无论他走得快还是走得慢,女郎总和他保持着相等的距离。狗子还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同那天一样,狗子不知道经历多长的时间,也不清楚走了多远的路程,那个小山村就出现在狗子的面前。灯火辉煌,人来人往,宛若天上的街市一般。所有人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不同狗子说话,狗子也不愿搭理他们,他明白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同那天一样,女郎打开房门仍旧没有忘记朝着狗子回眸淡然一笑。那笑容里含着羞涩,含着渴望,含着风情万种般的诱惑。女郎好象是故意的,把本应该关上的门开了个半开。看那样子,这个半开的门应该是女郎特意为自己留的。狗子揣摩着女郎的心思,随即身子一闪进了门。女郎就站在门内一边。狗子一进门,她就立即把门关上了。  狗子跟随女郎进了客厅。客厅的装饰布置以及各种时髦家具、家用电器让狗子大开眼界。就自己那屋,在本村人的眼里已经是相当上档次了,可要和人家这儿的比起来,可真是天上人间啊。“坐啊。”女郎终于开口说话了,脸上仍带着迷人的笑容。“啊……坐,坐……”狗子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这么多天,真是难为你了。”“怎么,这么多天,我度日如年的情景你都看见了?”“当然,我每天都在一个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看着你。”“是吗?”“我要看你到底有多想我?”“有多想你。”狗子说,“有一首歌叫‘月亮代表我的心’,你一定听过,要不现在我就唱给你听。”也许是狗子过于地激动,他不管女郎喜欢不喜欢听,就开唱了:“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你问我爱……”“NO,NO。”女郎摆摆手打断了狗子的歌声。女郎说:“我不想听你唱歌,我只想问你一名话,你愿意为我去死吗?”想不到这女郎还会英语,幸亏她再也没有往下说,要再往下说自己可就一句也听不懂了,书到用是方恨少,狗子这会儿才感觉自己当初没有好好读书是多么大的一个遗憾。狗子更想不到女郎会说到死,谁能不怕死呢?可为了能得到她,即使信誓旦旦地说一回谎话又有何妨呢,更何况自己过去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次谎话。想到此,狗子就大大咧咧说道“愿意,能做花下鬼,死了也风流。”“好好好好……”女郎拍着手叫道:“那我就让你风流一回吧。”  女郎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红酒,放在了狗子的面前,“那我就陪你喝点吧。”“喝点就喝点。”狗子在心里暗笑,喝红酒,就是白酒老子也不怕,看来今晚上不虚此行,一定能够如愿以偿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女郎斟满杯子,陪着狗子喝一杯,又喝一杯……就这样,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等到心猿意马醉眼朦胧中的狗子再抬头时,眼前的一切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原本华丽的客厅变成了一座墓穴,原本俏丽的女郎已变成了一具死尸:整齐的披肩发已乱作一团,秋波盈盈的眼神已变得恐惧不安且泪水涟涟,那件原本好看红裙子已不翼而飞,胸前腹部几处新鲜伤口流出来的血液染红了全身……“你……你是……”狗子猛然间就清醒了。就在这清醒的一瞬间,他又轰然倒下。在狗子的记忆神经还没有完全丧失功能的这会儿,他想起了往日那件曾让他胆颤心惊的一件事。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夏天。盛夏的正午,骄阳似火。狗子和几个哥们儿在中学背后的山坡上发现了貌若天仙的高二(2)班女学生艳艳,她正在那儿聚精会神地朗读英语单词。当艳艳“NO,NO”两个发音刚从喉咙间吐出来,就被他们从背后捂住嘴巴拖向了后山深处,任凭艳艳苦苦哀求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就在空旷的山野上,艳艳哭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狗子几个硬是把艳艳给轮奸了。而艳艳的破口大骂更是惹恼了他们,几把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接二连三地剌进了艳艳的胸部、腹部……第二天,艳艳的家人在后山找到了艳艳的死尸,并立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听人说案件很快就有了结果,但很快又消声匿迹了。艳艳的家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公安机关询问的结果是,案件还正在侦破调查中。这样一拖就是三年时间,至今还没有个准信。狗子的心里明白不过了,几个一起作案的哥们儿,两个是家产百万的富豪,两位是位居高官的子弟,遇到这档子事,该花钱的花钱,该用权的用权。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没有摆不平的事。就这样,狗子和他的哥们几个至今安然无恙。  第二天一早,邻近的村子里传递着这样一则消息,狗子昨晚在公路上遭遇了车祸,命丧黄泉。                   共 38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选对方式很重要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人的寿命会减少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