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魔 千九百五十一章 大难临头

2019-12-05 10:05:06 来源: 抚州信息港

箭魔 千九百五十一章 大难临头

白里倒是没有太在意老流的话。

因为白里始终还是相信自己的天堂之弓一定可以免疫寒疫的,因为在白里看来寒疫也应该是一种毒!

“老家伙你坐会儿我去后面找点吃的!腊肉行不行?你这牙口别把牙齿给崩飞了!”白里说着就打算从地上站起来找后面的厨房,可是就在白里双腿用力想要起身的瞬间,却忽然感觉一阵抽筋儿一样的感觉传来,让自己差点没有摔一个狗吃屎!

“你妹的

!都怪你,让老子用什么积雪清理身体,老子都被冻抽筋了!”白里一脸埋怨的看着老流,同时开始用双手揉自己的双腿,希望抽筋赶紧结束。

可是当白里做这一切的时候,对面的老流却换上了一副凝重的表情看着白里,那眼神就犹如是见了鬼一样。

揉了半天,白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因为这种抽筋的感觉始终没有消失,白里反而感觉自己揉腿的手臂开始同样出现了这种抽筋的感觉!

“尼玛!老子这是被冻麻了?”白里想法就是天儿太冷自己又用雪洗了个澡肯定是冻得!

可是随着这种抽筋的感觉越来越强白里忽然觉得可能并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就在自己不断想要恢复的时候,双腿已经开始变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手臂也开始动不了了!

“妈的!不会真的是寒疫吧!别闹!天堂之弓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问题的!”白里可是记得自己连魔鬼菇都吃了,天堂之弓的被动可是始终有效的,不可能无法阻挡这寒疫。

但是很快白里就感觉自己双腿双手都麻痹了起来,自己竟然连抬腿抬手都成为了不可能!

老流看着此时如同被绷紧了一样躺在地上的白里,老流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别慌老家伙,我这肯定是冻得!我命大得很,别说是没有可能中寒疫,就算真的中了我也肯定能活下来。”白里看老流打算过来连忙再次开口:“别碰我!”

白里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寒疫,但是白里此时只能做坏的打算,如果自己真的得了寒疫,那么就别再让老流也得上了。

“我讨厌男人碰我的身子,特别是老男人,所以你坐好了,我睡一觉肯定就好了!你也早点休息。”白里努力让自己裹住被子,可是这样一个平日里简单的动作如今对于白里而言却变得无比艰难。

躺在被子当中,白里不断的呼唤着天堂之弓,想要让天堂之弓帮自己驱散自己身上的毒素,可是或许老流说的是对的,寒疫本身并不是一种毒,所以天堂之弓是无效的。

抽筋的感觉很难受,而白里感觉此时自己全身都在不停的抽筋,同时阵阵寒冷的感觉让白里身上开始大量的往外出冷汗!

白里几乎是咬着牙硬撑,多少次尸山血海自己都爬出来了,难道这小小的寒疫可以要了自己的命?

白里不相信!

“一定没问题的!一定不会有事的!”白里不断的对自己说。

“白里……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大夫!”老流此时站在火堆旁边,看着如此痛苦的白里他起身想要出去。

“回来!这个时候你去哪里找大夫,而且你也说了,寒疫是无法医治的!怎么?你打算给我找个处子女大夫么?呵呵别闹了!老实呆着吧,别跟我一样!”

白里这话其实是在提醒老流,这金慈城恐怕已经是一座死城了,如果老流真的出去乱跑,很有可能跟白里一样沾染寒疫,到时候他也会死在这里。

“可是……可是……”老流此时手足无措,说实话他没有经历过这些,面对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白里不断闭上眼睛想要让自己睡过去,也许自己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的好了呢!可是抽筋的痛苦怎么可能让人睡着?

“老流……要不你用旁边的木棍把我打晕过去吧!这样我能舒服点!”白里想要让老流把自己打晕过去。

但老流却摇了摇头,显然他做不了这种事,而且这老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鬼知道一棍子下来会不会直接把白里打死?

白里此时开始不断地搜索自己脑海之中可能治疗自己寒疫的方法,但是白里发现无论自己想到的任何方法如今都没有用!

因为自己现在打不开箭魔戒指,所以一切都不可能做到。

“箭魔戒指!你特么想看着老子就这么挂掉么?赶紧给老子想想办法!”白里此时在心底疯狂的呐喊,但是箭魔戒指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

“老子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白里此时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

无数次自己都以为自己会死,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死去!

白里想过自己会死在某个绝世强者手中,会死在魔族的手中,会死在任何人手中,可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在寒疫之下。

这小小的寒疫竟然可以要了自己的命?白里忽然觉得这世界很可笑。

那可以瞬间毒死几万人的魔鬼菇自己吃了都没有问题,小小的寒疫却让自己无法免疫?难道这是老天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白里的头上,白里次感觉自己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在这种死亡的阴影之下,白里反而让自己变得更加冷静。

魔族没有要了自己的命,可是自己却死在寒疫之中,这特么就是一个笑话。

连魔族君主级别的存在自己都见了,哪怕是面对这种传说级的存在自己都可以谈笑风生,可是如今在小小的寒疫面前,自己却如同一个可怜虫一样手足无措。

抽筋越来越厉害,白里感觉此时自己全身的筋脉犹如是被拉紧的弓弦一样,甚至白里都怀疑如果这样不断的拉扯下去,自己的筋脉可能会一寸寸的断裂开来。

白里此时心中充满了自嘲,如果让自己的那些敌人知道自己终以这样的方法死去,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笑死呢?

或许是太多次的面对死亡,如今被死亡阴影笼罩,白里并没有觉得恐惧,只是觉得遗憾……遗憾自己终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福州市第六医院怎么样
济南糖尿病医院张海英
舟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山东市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邯郸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本文标签: